图片 1

依靠对手的乌龙献礼打开胜利之门,皇家马德里在主场艰难地击败了状态不俗的巴拉多利德,终结了联赛五轮不胜的尴尬纪录。接手球队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,索拉里还来不及将自己的战术思想灌输到球员心中,他只能在努力鼓舞球队士气的同时,寄希望于年轻球员带来的鲶鱼效应能够刺激老将们的状态,维尼修斯和雷吉隆等人用出色的发挥回馈了恩师的信任,也让白衣拥趸看到了球队复苏的曙光。

皇马临时主帅索拉里的魔力仍在延续,欧冠首秀带队作客5-0横扫比尔森胜利。本泽马梅开二度,贝尔和克罗斯乃至卡塞米罗等人都有不俗的发挥。不过,相比这些球队老大,替补登场的小将维尼修斯同样不乏亮点,正是他恰到好处的分球助攻克罗斯取得进球。这位00后新星在索拉里麾下3场比赛连续获得出场机会并直接制造了4个进球,已然成为皇马银河战舰不可多得的奇兵。

图片 2

由于上半场皇马已经四球领先,维尼修斯早在比赛第61分钟就被派遣上阵。而这也是巴西新星在欧洲冠军联赛的首次亮相,30分钟的出场时间足以让维尼修斯展现才华。尽管换下的是中锋本泽马,不过维尼修斯上场后依然出现在他最熟悉的左边锋位置,完成24次触球接管皇马左路进攻。仅仅登场5分钟,维尼修斯就在一次反击当中带球直捣黄龙,在吸引对方大部分防守力量后巧妙分球给插上的克罗斯,后者并未辜负巴西人的传球,一记精彩的挑射为这次攻势画上唯美的句号。

救亡之旅:索拉里的困境与优势

作为银河一期的第12人见证了世界第一俱乐部的复兴与崛起,作为千禧年之后的第16位白衣主教肩负起救亡图存的重任,索拉里没有齐达内那样耀眼的光芒和显赫的背景,但他却有着与法国巨星相似的发展轨迹、职业愿景和上位路径。三年前,齐达内在冬歇期之后接手皇马开拓了千秋功业,他的经历完美诠释了现代足球的魅力与不可预知性,也为无数有意“踢而优则教”的后来者树立了标杆,索拉里就是这样一位低调、勤勉、务实且有着不错平台的追梦者。

图片 3

弗洛伦蒂诺当初启用齐达内的目的,就是效仿巴萨的瓜迪奥拉+拉玛西亚模式,依靠带有皇马血统的少帅去提携来自卡斯蒂亚的青训才俊。索拉里能够以“黑马”的身份获得救火机会,也是基于同样的原理。慑于瓜氏巴萨的强势,投入巨资完成重建的皇马并没有迅速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,银河二期很难兼顾成绩和场面,弗洛伦蒂诺不得不调整计划,首先从竞技成绩上取得突破,再谋求更高层级的风格养成,”两步走”战略的起点就是解雇“工程师”佩莱格里诺而选择“赢家”穆里尼奥。

图片 4

(皇马的历史上不乏中途接班创造奇迹者。)

从穆里尼奥和安切洛蒂,到贝尼特斯和齐达内,银河二期能够在盛世巴萨的压制下完成复兴,“意大利流派”教头的智慧起到了关键作用。安切洛蒂和贝尼特斯在任内积极向主席靠拢,他们的失败并没有让齐达内放弃尝试,法国人变阵菱形442夺得欧冠可视作为是皇马在风格上彻底转型的开始,弗洛伦蒂诺聘请洛佩特吉意在全面推动“去意大利化”。从皇马高层近期选择救火队员时的思路来看,洛佩特吉的失败并没有影响弗洛伦蒂诺重塑皇马足球形象的决心,这种思路间接造成了孔蒂的“出局”、索拉里的上任以及罗伯托-马丁内斯的“蓄死待发”的局面。

图片 5

很多媒体和球迷并不看好索拉里在皇马的执教前景,相对于当年中途接班后挂挡飞奔的齐达内,索拉里缺少战术储备和一线队执教经历,自身在球员时代积累下来的名望,似乎也不足以帮助他威慑誉满加身的皇马球员。当然,索拉里也有自己的优势,洛佩特吉时代的皇马已经刷新了下限,这无形中降低了外界对过渡教练的期望值,索拉里拥有较为宽松的舆论环境和操作空间。

图片 6

此外,弗洛伦蒂诺现阶段的建队思路过于极端,诸如孔蒂这样的名帅很难在赛季中期接手球队,即便还有罗伯托-马丁内斯这样敢于赴汤蹈火的义勇军,但索拉里如果能够在近三场比赛中赢得主席的认可,他完全有希望以看守教练的身份带队到冬歇期,甚至完成整个赛季。从国王杯时的对攻互搏,到此役依靠疯狂传中累积机会,索拉里放弃场面建设而优先争取胜利,他显然并不满足于过渡教练的身份,而是希望能够像齐达内那样在伯纳乌建立丰功伟业。

从国王杯首秀送出两次助攻,到上周末对阵巴拉多利德制造对手乌龙,再到本场欧冠送出助攻,巴西小将连续3次出战当中参与制造的第4个进球。而这一切都是在洛佩特吉下课、索拉里临危受命的情况下发生的。之前与维尼修斯在皇马B队共事的索拉里充分了解和信任维尼修斯,阿根廷人的上位果然成功激活了维尼修斯。相比于洛佩特吉对于功勋球员和成名球星的执着使用,索拉里上任三场比赛敢于将莫德里奇、阿森西奥放在替补席,也没有固守之前库尔图瓦与纳瓦斯轮换的不成文规则,不拘一格的用人更加灵活。

Part1阵型设计:两套打法交替使用,433阵型非万能

白衣军团在齐达内时期已经完成了从注重反击的动力足球,向以技术型中场为主导的控球战术的过渡,洛佩特吉希望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,打造符合皇马价值观的“控球+提速”战术体系。他在皇马的经历以兵败塞维利亚为分水岭,经历了高开低走、动荡不安的三个月。少帅低估了冠军后遗症与世界杯综合征叠加效应的负面影响,其较为宽松的管理方式无法在逆境中激发球员的斗志,他的战术体系不但没有达到扬长避短的效果,反而放大了齐达内时代就已经存在的阵容结构性缺陷。

图片 7

(赛季开打不到三个月,皇马已经有九名球员因不同原因遭遇伤停,本就不够殷实的轮换阵容变得愈发骨感。)

洛佩特吉在备战阶段的另一个失误就是忽视了无球训练的负面影响,在多名主力相继受伤的情况下,少帅只能在转圜空间极为有限的情况下拼凑出大名单,皇马一线队可用之兵不少,但很多球员都是风格独特且难以替代的,主力球员状态一般,一些替补球员的实力又不足以胜任先发,主帅的轮换空间是非常有限的。

图片 8

(本泽马和贝尔状态低迷,他们的替补实力不足,皇马的锋线建设进入了死胡同。)

在具体的战术细节方面,洛佩特吉始终没有解决好后场出球难、卫线抗压能力较差的问题,皇马的中前场球员找不到利用快速传递制造空当的手段,他们既不能利用控球来压制对手、以攻代守,也失去了过往在乱战中比对手多进一球的能力。从对垒中下游球队时换上马里亚诺打双中锋,到国家德比追分阶段变阵三中卫体系,不断堆积前锋去冲击对手是洛式皇马解决进球难问题的唯一手段,也成为索拉里的传中战术的理论之源。

图片 9

在洛佩特吉执教皇马的最后两场比赛中,433体系的弊端已经十分明显,索拉里在周中的国王杯比赛中选择4231体系来平衡攻守。从实战效果来上来看,这套以阿森西奥为影锋的大陆流布局很容易运转为头重脚轻424,皇马中场球员普遍状态低迷,仅靠两名球员根本不足以在乱战中掌控局面,此役的联赛对手巴拉多利德近期状态飙红,比赛回合数增多对于锋线把握机会能力不强的皇马来说不是好事。因此,索拉里选择保留洛佩特吉时代的阵型架构和主力配置,通过改变进攻支援方式来彰显自己的战术理念。

图片 10